徐州宝莲寺2小时游

2012-10-28

傍晚四点钟的时候和南的小姨一家及他的邻居一家去徐州刚开业的宝莲寺游玩,很长时间面对电脑,宅在家里,对于这种游玩是无论如何提不起兴趣了,平时也研究研究群体心理学相关的东西,总是惯性的思考这些佛教旅游地点的深层次社会性质,更觉得是索然无味,如果让我对着那金光闪闪的佛像雕塑起一点皈依之心,简直是无可理喻了,原因就是所在的群体不同而已。

偌大一个空无的寺庙,没有和尚,没有尼姑,甚至很少工作人员,几颗刚移植过来的绿化树木还用草绳包裹着,支架支撑着,夕阳西下,三两人群显得此处还是有点人气的,拿着各种数码设备拍摄着砖瓦红墙下的pos,感觉自己和他们完全两个世界的人,他们是我眼中的风景,和被研究的对象,不知是否,我也是他们眼中的风景,或者他们根本没注意他们自身以外的人。

人是强大的,精神的强大更是无敌的,无端的创造了这些神而且当真的去膜拜,信仰,有钱的保平安,没钱的保发财,在香炉里焚烧着所谓的高香,寄托自己的欲望和私心。佛学是哲学的一部分却又超过哲学,哲学只能定义和解释这一切没有任何科学基础的现象,但佛学却控制着很多人的灵魂,不管你信不信,虽然我不信。人类本来是没有灵魂的,聪明的哲学家或者是没有定义的哲学家创造出灵魂了,如今灵魂有了皈依,相信灵魂的存在,而感觉自己向一个破碎了灵魂,没有了慈悲,怜爱,悲悯,像一台冷冰冰的机器去解释和理解着这个世界,不属于任何一个高尚的或者低俗的群体,顿然觉得孤独,他们说的话我都能理解却无法感动和认同,我努力理解这个世界,跟自己和别人解释这个世界,却无法融入这个世界,也许没有找寻到自己所属于的一个群体,像落单的孤雁,不过这样也好,苦闷思考的同时,让我在融入群体之前有短暂的自我意识,如是能写下这些文字,记下现在的我,一个不属于任何一个群体的我。如今我即将离开这个城市,为之奋斗了一年多的城市,或者说这个城市拿走了我生命中的最重要的几年青春的一部分,虽然痛苦,痛苦让我能思考更多的问题,理解了也就释怀了,这是不是也是另一种意义上的对佛的顿悟呢。

生命本来毫无意义,只是像佛一样,通过精神上赋予它意义,本来我就不存在,仅仅现在存在着短暂的几十年,通过脑细胞来感受痛苦,悲伤,欲望,失望,终究又归于不存在。去下一个城市,找到一个自己所属的群体,忘掉自我,融入这个世界,开心的静候死亡的来临,没有轮回,这个世界我来过,又要回去,如今理解了,却又必须在剩下的几十年做一些无聊的事情,打发掉人生的各种欲望。

作者:robotbird, 分类:我的思考 标签: 哲学 , 浏览(2590), 评论(0)
上一篇: C#递归实现无限级分类树
下一篇: 从今天开始坚持不刷技术类文章

相关文章

(0)条评论 订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用于回复通知和avatar全球唯一头像 *

*